第一百三十二章 无言

顾琬琬轻轻摇了摇头。

“没事的,我先上去了,您也早点休息吧。”

顾琬琬轻声对着刘妈说道,说完便转身上了楼。

朝楼上看,黑压压的一片,刚才仿佛没有人上去过一般。

顾琬琬只觉得迈上去的步伐更加沉重了。

推门进去,里面静悄悄的,浴室的灯还没有关,陆辞已经躺在了床上,顾琬琬没开灯,以为他已经睡着了,凭借着那么灯光朝着浴室走过去。

洗完澡,刚上床的顾琬琬听着陆辞平稳的呼吸声,一夜无眠,第二天早上,陆辞醒来,顾琬琬闭上了眼睛,直到陆辞离开,都没有发出一点响动。

“夫人,今天也要去拍戏吗?”

刘妈看是这个时间了,一边准备着路上吃的早餐一边问道。

“嗯,陆辞去公司了吧。”

顾琬琬将刘妈手上递过来的早餐袋收好,放在自己的包里。

“去了,就是前脚刚走的。”

顾琬琬点了点头,没多问,转身离开了。

刘妈看着二人这幅样子叹了叹气。

“琬琬,这边。”今天的苏兰停车的位置和往常有些不同,大门口的位置已经让别人给占了去,苏兰也正懊恼着呢。

顾琬琬路过那辆有些熟悉的车,正回忆着,突然陆辞的侧脸让顾琬琬认了出来。

可是顾琬琬却不知道家里有这辆红色的车。

看了看手中的早餐袋,刚准备说些什么,女人的侧脸印入顾琬琬的眼中。

将刚才准备的话全部噎了进去,苏兰有些疑惑,看着前面的车离开,便按了按喇叭。

因为来的晚所以也不知道里面坐了谁,只是车一直停着。

顾琬琬听到了喇叭声,回过神来,此时的苏兰已经将车来了过来,到达顾琬琬的身边,将车门打开。

“怎么了?刚才那人是陆辞吗?”

苏兰也是认识陆辞的车的,只是不太认识这辆。

“嗯,这是刘妈做的早餐,一起吃点吗?”

苏兰摇了摇头,顾琬琬便自顾自的吃了起来。

“今天拍的是女主出车祸的戏,这次道具方面我用的是自己的人,放心吧。”

苏兰见她没什么兴致便和她说着今天的安排。

上次顾柔和唐诗静的事情还让人心有余悸,所以不敢忽视。

“苏兰,你说上次的视频,是唐诗静做的吗?”

顾琬琬话刚开口,苏兰便知道迟早是要说出来的。

沉下脸,心中有些忐忑的回道:“嗯,是她做的,但这事恐怕没有这么简单,她的背后还有其他人。”

顾琬琬听了这话点了点头,手上的早餐还在吃着,一口一口的,如同嚼蜡一般,食之无味。

“怪不得。”顾琬琬莫名其妙蹦出的一句话让苏兰有些不明白是因为什么。

“琬琬,这件事情追查下去对我们没好处的。”

苏兰一直都是一个清醒的人,不容易被情感左右,与其追究过往的事,不如将现在过的更好。

“我知道。”顾琬琬点了点头,表示理解。

到了片场,顾琬琬刚和苏兰走进去,里面便烟雾环绕着。

只见片场里面的一台车散发着浓浓的烟雾,不少人在一旁用灭火器喷射着。

“琬琬,你来了。”

洛熙一在远处观望,见是顾琬琬来了之后便上前去迎着。

洛熙一见顾琬琬没说话有些惊讶的用手指了指车便解释着,“哦,这个是我们今天要拍摄用的车,可不知道怎么了突然就冒起了烟,但还好没有着起来。”

洛熙一耸了耸肩,表示对剧组的道具无奈。

“导演,这车怎么会突然就起烟了,出了什么问题?”

苏兰见导演走了过来便拦住他的去路问道,这个车也是自己去问自己熟悉的道具组借来的,如今出了事故实在是让人觉得有些意外。

刘导抬头看了看眼前的车,有些无奈的说道:“应该是老化了,这种事情虽然不常发生,但也有的,只是耽误些时间,我再去弄一辆来。”

“好,辛苦导演了。”

刘导已经这么说,苏兰并不好再一问到底,只是越看这台车,心中越觉得蹊跷。

刘导来了摆手便离开了,剩下顾婉婉,苏兰和洛熙一三人在原地,看着那辆车报废了之后被拖走。

“你们两个怎么了?一台报废的车看了这么久,先进去吧,等车弄来了之后便要开始拍了。”

洛熙一在烈日底下等到出汗才发现,明明有空调的化妆间不坐,偏偏要站在这里做什么。

苏兰这才带着顾婉婉一起进了化妆间,发现唐诗静早就已经在里面,脸上的妆容精致,想必也是到了好一会儿了。

“化妆师,我这儿有点脱妆了麻烦您再给补补。”

洛熙一见化妆间唯一的化妆师都被唐诗静给抢走了,便有些嘲讽的说道:“你这脸涂得都跟城墙一样了,能不脱吗?脸又不是砖头。”

洛熙一的一番话让唐诗静气急了,但却不敢和影帝发作。

“琬琬,既然是我先来的,那我先用一下化妆师,你不会介意吧?”

唐诗静说的像是句句在理,顾婉婉不好推辞,只是点了点头,脸上没带着任何的情绪。

不说话坐在那,苏兰便上手先给她敷上化妆水等着。

这一次有洛熙一盯着,唐诗静终于没再出什么幺蛾子,化妆师给顾琬琬化好妆之后,导演也正好把那辆车给弄了。

拍戏之前的时候,苏兰的心里不放心,便又上前去检查了一道,被洛熙一调侃成了强迫症。

“我可不放心,刚刚发生了那样的事,这如果人坐在里面出了什么意外的话,可怎么办?”

洛熙一听了苏兰的话直夸她是个心细的人。

“真是毛病多,别的艺人也不见这么小心的,这不是耽误大家的时间吗?不知道还以为你连导演都信不过呢?”

唐诗静在太阳底下等着的时候看到这一幕,便走过去嘲讽的说道。

这样的话让苏兰听见了,气恼不已,直怼:“有谁会做出这样下三滥的事情,那个人自然是知道的,要是还在这里搅局的话,就别怪我不客气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