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八章 谢猛婚事

这后宫有毒 繁朵 4318 字 15天前

若是云风篁好好儿的问,兄妹俩一准已经不服气的反诘了。

但她这般情形,秦王跟昭庆都慌的很,哪里还有顶嘴的想法?

昭庆就抢先道:“母妃您别生气,都是大哥不好……您别哭了,我们一定听话!”

秦王:“……”

不是,他怎么不好了?

但被妹妹暗自掐了把,再看看面前梨花带雨的母妃,他硬着头皮认错:“是,母妃,都是儿臣不好,您别哭好吗?儿臣以后什么都听您的!”

算他们还有良心。

云风篁心下暗哼一声,面上却维持着潸然之色,哽咽着说道:“刚刚在你们父皇跟前,你们当为娘真的觉得你们错了吗?还不是为了你们好,怕你们惹了你们父皇不喜,这才让你们先认错,好叫你们父皇消消气儿?不然的话,你们虽然是你们父皇的长子长女,可底下弟弟妹妹那许多,也渐渐长大了,陛下不仅仅是你们的父皇,也是那许多人的父皇,岂能跟从前一样,一直宠着纵着你们?”

“这个……”兄妹俩闻言有点儿懵,他们都是从有记忆起就被淳嘉宠大的。

如今云风篁这么说,自然不是很相信。

但看着母妃哭的厉害,不敢反驳,就含糊道,“母妃说的是,儿臣一定牢记在心。”

云风篁也不指望说一次就让他们动摇对淳嘉的信任,继续哭诉道:“退一步来讲,即使你们父皇愿意一直宠着你们,可你们母后呢?其他母妃呢?还有你们皇祖母、曾皇祖母,以及诸多外臣呢?我的儿,你们可爱又聪慧,天下再没有能够跟你们比的孩子。但是,到底不是所有人都会跟你们父皇、跟为娘一样护着你们的,明白吗?”

秦王不解道:“可是既然天下都没有能够跟我们比的孩子,他们凭什么不护着我们?”

“这当然是因为嫉恨了。”云风篁坚定的说道,“前朝后宫都知道,你们父皇在后妃之中最偏爱为娘,所以为娘从进宫以来,就没少被针对!这会儿你们也这样出色,他们又怎么可能不做点什么呢?俗话说,木秀于林风必摧之,这世上就是如此,不招人妒是庸才!”

昭庆就不高兴了,扯着她裙摆摇晃:“母妃!这些人好讨厌啊!不如咱们同父皇说说,将他们统统抓起来砍了!”

“那怎么能行呢?”云风篁说道,“那样他们一准儿说咱们歹毒。而且你们父皇也会难做的。”

昭庆委屈道:“好啊,他们居然还敢说儿臣歹毒!儿臣要去禀告父皇,将他们连家里人一起砍了!”

这可真是淳嘉的亲女儿,这一言不合就屠满门的做派,活脱脱是亲生的。

云风篁一把拉住她:“这天下人多着呢,你能砍上一家一户,也能砍了十家十户,可你能杀尽所有人吗?”

“为什么不能?”昭庆生气道,“不听话的底下人,就是刁奴!母妃说过,刁奴都不能留!”

“那都杀光了,谁来伺候你们?”云风篁心平气和的给她讲道理,“到时候,谁给你穿衣,谁给你进膳,谁给你……”

昭庆一脸天真的看着她:“儿臣不是还有父皇母妃吗?”

合着你还指望本宫手把手的伺候你?

你对本宫是有什么误会?

本宫就算有了亲生骨肉,怕也没法慈爱到这地步的!

云风篁沉默了下,放弃跟她讲那些深奥的,只道:“你们这次行事什么都好,只一点不对。”

因为她现在不哭了,俩孩子顿时觉得自己又可以熊了。

于是昭庆把嘴一撇,背起手,仰头看着殿顶,嘀嘀咕咕:“我们才没有不对呢,我们做的可对了……看那伊西下次还敢不敢再嘲笑……”

“那为娘问你们。”云风篁哼笑一声,端起茶水呷了口,不紧不慢道,“如果,今儿个你们围攻伊西,不是为了上次的事情以多欺少,而是有其他缘故,比如说,伊西对我国朝不敬,又或者,伊西说了做了冲撞为娘或者你们父皇的事儿,你们为国朝皇嗣,为家国出头、为人子女,为父母报仇雪恨,难道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?”

“啊……?”秦王跟昭庆本来还十分的不服跟委屈,听了这话懵懂片刻,方才回过神来,只觉得一道从未注意过的大门,正徐徐打开,一时间不禁茫然。

云风篁观察着他们的神情,缓声说道:“不管是你们父皇还是为娘,甚至包括平素不是很喜欢你们的母后母妃们,在这件事情上,都是支持你们的!关键是,你们也不能平白无故的出手啊!总得找个理由不是?不然,两边闹起来,为娘跟你们父皇都不好帮你们说话,这可怎么好?”

她说了这话也不再多讲,示意宫人领他们下去,“你们且好好想想。”

云风篁算是看开了,这俩小祖宗都不是省油的灯。

关键是淳嘉还愿意宠着,至少目前愿意。

为了不让他们年幼无知的时候就把名声败坏掉,其他不教,这率先占据道德高峰的做法,必须给他们耳提面命的教好了!

不然的话,怕是等不及她布局完成,满朝文武就达成了一致的看法,觉得绚晴宫的皇嗣绝对不能为储。

那她跟谁哭去?

所以这俩孩子非得惹事的话……

那必须师出有名。

绝对不能像这次这样,惹出麻烦来,只能靠帝宠过关。

长此以往,能被臣民们待见才怪。

“去跟皇后那边说一声,这事儿陛下自会处置。”云风篁思索着,对赤萼道,“没咱们什么事儿了……陛下没怪皇嗣们。”

顾箴听到这消息松口气,跟着就表扬了三皇子:“做的很好,下次也这样,除却在先生面前的表现,其他都跟着秦王他们,出了事情也有他们上去顶缸。”

不得不说贵妃能够得宠真的不是靠运气,这份安抚皇帝的能力皇后自认就比不上。

这要是带头的是三皇子,顾箴一早被发跣足去太初宫前跪着请罪了。

哪像云风篁,花枝招展的过去,据说还跟淳嘉吵了一架,然后事情就解决了!

“也不知道陛下这是什么性子,难道得跟陛下别苗头的他才喜欢?”皇后纳闷了会儿也就不想了,她少女时候进宫,如今算着年纪都快三十而立了,哪怕从前再天真吧,这些年风风雨雨下来,也不会再惦记着去谋取淳嘉的宠爱了。

她现在一心只想做太后。

“送些东西去绚晴宫。”皇后于是吩咐,“毕竟此番事情平息,虽然是昭庆公主起的头,到底是贵妃收的尾。”

云风篁看到中宫送过来的东西有些无所谓,随手翻了翻,就扯了一角布料给小江氏看:“这个却适合嫂子,本宫让他们都包起来,等会儿都给嫂子带回去用吧。”

“这……这可是皇后娘娘赏下来的。”小江氏挺喜欢这料子的,但看了眼,还是不舍的推辞,“哪里是臣妇有资格用的?”

“有什么资格不资格的。”云风篁呷了口茶水,淡淡说道,“这也不是逾越的花色,嫂子只管用着就是了。”

小江氏想想自家小姑子的盛宠,又确实喜欢,扭捏了会儿,也就高兴的接受下来。

姑嫂有些日子没见了,这是因为小江氏不久前怀了孕,为着保胎深居简出,如今满了三个月比较稳了才出门走动。

她头一个来的就是云风篁这边。

此刻说了会儿话,打量云风篁神情还算和悦,小江氏才道:“前两日接到家里的信,却是十三嫂写过来的。”

因为谢细流也随军出征的缘故,之前江氏回去北地,小陈氏就以伺候婆婆的名义陪着一块儿去了。不过早先接来帝京的孩子们没带走,就让妯娌小江氏帮忙照顾着。

毕竟谢细雨作为崔琬的学生,没出师之前,终归还是要继续进学的……这只是对外的说辞,实际上主要是谢细雨年轻,膝下无子,家里怕他上阵之后万一有个好歹,这一支就绝了。

“十三嫂?”云风篁道,“她写信过来是问猛儿么?猛儿一切都好。若是不放心,等会儿你代十三嫂去看看她好了。”

“娘娘这说的什么话,猛儿在您跟前,还有什么好担心的?”小江氏连忙说道,“却是家里祖母问起了猛儿的婚事,十三嫂一问三不知,这才写信过来,托臣妇跟娘娘打听下娘娘这儿的安排,好给祖母回话……当然猛儿其实还小,若是娘娘尚未考虑,晚两年也没什么。”

云风篁有点儿意外:“猛儿的婚事?”

谢猛是七岁的时候头次入宫陪伴的,那是云风篁入宫的次年,帝宠逐渐稳固,关键是刷自己因着不能亲自生儿育女的哀戚刷的好,皇帝深以为然,非常赞成容貌酷似云风篁的谢猛长留宫中,以为慰藉。

因为并非真的需要这个侄女填补内心的空虚与遗憾,云风篁其实没怎么管过她。

早两年,她还没正式接手宫务,再加上膝下没有皇嗣要照顾,倒是亲自督促过一段时间课业。

后来渐渐的忙碌起来,就是放养。

不过是安排人手去照顾,偶尔有空想起来,才唤到跟前询问一二。

可能是因为姑侄相处时间不多的缘故,云风篁总觉得这侄女还是个小孩子一样。

如今被小江氏来提醒,才想起来谢猛今年也有十一岁,纵然距离出阁还有两年,却也该相看起来了。

“……既然祖母问起来,却不知道祖母是不是有什么打算呢?”她沉吟了会儿,问。

小江氏笑容有点儿微妙:“听说祖母的意思是,猛儿性子娇,又一向养在娘娘跟前,只怕越发的任性刁蛮。若是嫁了外头的人家,恐怕会跟舅姑夫婿处不来,到时候成为一对怨偶可怎么办?所以还不如亲上加亲……十三嫂呢觉得猛儿差不多是您养大的,这婚姻大事当然要听娘娘您的意思,所以不敢说什么。”

云风篁笑了笑,心说难怪谢猛这才十三岁,就算亲娘比姑姑上心,觉得该给女儿考虑终身大事了,却也犯不着这会儿就开始催促,何至于要让小江氏专门跑这一趟?

合着是被祖母逼到头上,只能推了自己这小姑子出去做挡箭牌。

想也知道,谢家老夫人所谓的亲上加亲,必然是希望谢猛嫁给她娘家的子弟。

站在谢家老夫人的立场上考虑,再没有比谢猛更合适抬举她娘家门第的人选了。

作为云风篁“最宠爱”的侄女,被长年视若己出的养在宫里,连皇帝据说都十分看重,一旦出阁,想也知道能够给丈夫、给夫家带去多少恩泽,最关键的是,她还是谢家老夫人的嫡亲曾孙女儿。

要是跟夫家闹了矛盾,谢家老夫人自己就能调停,根本不需要承担得罪帝妃宠爱的晚辈的后果。

可以说是有大家贵女的实惠,却没有迎娶大家贵女的风险。

……但这只是谢家老夫人的考量,谢猛的亲娘小陈氏当然是不甘心的。

其他不说,就说谢猛如今的这个经历这个地位,嫁给正儿八经的高门大户都是绰绰有余,甚至不是嫡子怕都不敢提亲,为什么要便宜了老夫人的娘家?

“这事儿本宫知道了。”云风篁想清楚之中微微颔首,说道,“本宫一早对猛儿有着安排,祖母却是说的晚了点。”

想想干脆绝了谢家老夫人的念想,“奣儿跟阔儿,本宫也都打算好了。毕竟她们的父母愿意将孩子送进宫来陪伴本宫,本宫总也要为她们计长远,是吧?”

等送走小江氏,云风篁面上神色就淡了下来:“乡野人家就是乡野人家,怨不得皇后那些高门贵女瞧不起本宫的出身。上一次的敲打才几天?这会儿,连祖母都给娘家着想去了!她膝下子嗣众多,地位稳固,有什么需要求着娘家的地方,值得拿嫡亲曾孙女儿,还是本宫的亲侄女,去给娘家卖好?”

清人小心翼翼的安抚:“兴许老夫人只是怜惜娘家无人顶立门户?”

“那就应该好生督促他们上进,而不是牺牲猛儿的前途去成全那一家子!”云风篁沉着脸,“一个个争光立功磨磨蹭蹭,见着点儿好处倒是无孔不入!猛儿才十一就这么惦记着,等她及笄了,是不是得打出脑子来?!”

左右都不敢作声了。

云风篁生了会儿气,就让人去将仨侄女都召过来。